夏墨墨墨墨墨

【贱虫】Last Chance. [Chapter 7]

这章依旧是Peter和Wade的视角。Wade会比较认真。

——————————————

目录 | 1 / 2 / 3 / 4 / 5 / 6 / 6.5 / 6.6 / 7 / 8 / 9 / Last 

 番外篇 1 | 番外篇 2 | 番外篇 3


———————————————

第七章。


{Peter's POV}


我看见他了。

“Wade!”我连忙跑上前去,一边唤着这梦里叫过无数遍的名字。

可是他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走了。

“Wade……”

‘铃——’我的闹钟响了。

原来这是个梦。



自从上次看见Wade之后,已经一个月过去了。

我跟Wade仿佛从未认识过,那晚我和他的激情就像是梦。

但我很清楚——并不是。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一直爱着他。



“为什么你不试试看挽回?不一定要对方主动啊。”MJ是这么建议我的。

对啊,一直以来都是Wade主动接近我的,而我却习惯他的主动。

因为MJ的话,我决定试试。

——不,我一定要挽回,我不能没有他。


之后的某天,我上去他家。

我发现他的门没锁,于是便推门进去了。

他的客厅依旧脏乱、厨房的碗碟依旧没洗、堆在咖啡桌上的垃圾依旧没丢。

“Wade?”我走进他的房里。

他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穿着家居服。

‘不对,他睡觉时会打鼻鼾。’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就掀起他的被子。

被子底下的景象令我流下眼泪。


他宽阔的胸膛充满了弹孔和刀伤、左手臂被砍断了、小腹被砍了一刀,深得都看见里面的肠子了。

“Wade……”我在他旁边静静的唤他,不停地哽咽。

他没有反应,这让我害怕。

我推了推他,眼泪掉在他胸膛上。

他依旧没有反应。

我快崩溃了,我不停地啜泣,Wade还是不醒来。


“怎么办……Wade不要我了吗?”我跌坐在他身旁,眼泪不停地流,声音颤抖的道。


“……嗯?Babe,你怎么在这里?”Wade缓缓地睁开眼,声音沙哑的说。“不,这一定又是个梦……都梦过十几次了……”


“Wade,你看,是我!是我Peter啊……”我急切地握住他的手,泪如雨下。

——太好了,他还活着。


“Peter?你怎么会在这里?”Wade如梦初醒般回握我的手,力道大得很,但我没有理会。


“我、我想你了,所以来找你了。”我微笑着对他说,脸上还有泪痕。


“……”他认真的看着我的脸,随后将手抽出来。


“Wade?”我莫名的觉得心慌,我害怕他又离开我,于是眼泪又止不住的掉了。


接着他的手抚上我的脸,擦拭着我的泪。


“Baby,别哭了。哥不会死的,记得吗?”Wade虚弱的给我一个笑容,来来回回的抚摸我的脸。


“我……怕。”我看着他说。


“乖。”仅仅一个字,却将我一个月的不安给驱逐了。“对不起。”他的声量很小,小的我几乎听不见。


“嗯?”


“Baby,对不起,我不应该离开你的。”他抚摸着我的脸,真挚的对我说。


“我才应该对不起,是我骗了你。”


“不不不、你没有错,错的是我。”他一脸懊恼。


“Wade……”我正想劝他,但被他打断了。


“Peter,你这个小骗子,我爱你。”


“我也爱你,你这个混蛋。”


——————————————————————————————————————————


[Wade's POV]


已经数不清这到底是这个月以来喝过的多少杯酒。


“Weas,再来一杯。”


“我的天啊,Wade,你到底喝了多少?”他看见我坐在吧台买醉,旁边的杯不计其数。


“天知道,反正我也不会醉。”我自嘲的说。


“那个男的,Peter,值得吗?”Weasel忍不住问。“好久都没见你这样了。”


“值得。”



“又是这种任务?不接。”我皱着眉,将手上的任务甩到面前男人的脸上。


“有钱不赚?Deadpool,你疯了啊?”那男人给我一个讽刺的笑。


“也许吧。”丢下这三个字,也没给他机会说话,我就走了。


没想到一个星期后,会被人追杀。

虽然想杀我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人这么有胆量,派人追杀我。


“Wade.Winston.Wilson,世界上最危险的雇佣兵。”西装男人微笑着对我说,眼神却满满都是冰冷。


“Oh,是你啊?想怎样?杀我灭口?别傻了孩子。”全世界都知道我,Wade Wilson a.k.a Deadpool,不会死的,噢,除了他。


“对,就是想杀你灭口。上!”


怯、老套。

他们的下场,就是全部躺在地上,并且被送进警察局。

我没有杀了他们,因为我记得曾经有个天使般的男孩,叫我不要杀人。

不过我可受了重伤。

——胸口中了21枪、并且被砍了7刀、左手臂被砍断,伤得最重的还是小腹,被刀砍的连肠子都快掉出来了。


回到家,换了身衣服连伤口都还没处理就躺到床上。

真的好累,累的我躺上床不久就睡着了。


然后,在我梦到那个天使般的男孩时,身上一凉,迷迷糊糊之中,我听见了他的声音。


“Wade……”他是这么呼唤我的,他的声音是多么的好听。


然后,我感觉到有人推了推我,接着,我听见了有人啜泣。


他……在哭?


“怎么办……Wade不要我了吗?”我听到他这么说。


傻瓜,我怎么可能不要你,我……这么爱你。


艰难地睁开眼,我看见了他。


“Babe?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说,声音有着刚睡醒的沙哑。


不,这一定又是个梦,都梦过十几次了。


“Wade,你看,是我!是我Peter啊……”他急切的说,握着我的手。


这个傻瓜,一定是急得忘了我有自愈因子了。


“Peter,你怎么会在这里?”直到我的脑袋可以正常运转后,问道,把他的手握得紧紧的。


这次,我不会再放开。


“我、我想你了,所以来找你了。”听见他这么说,我感觉周围都在放烟花。


原来,他真的这么想念我。


“……”我认真的看着他的脸,随后将手抽出来。


“Wade?”他忽然掉下眼泪,让我好心疼。


是我,让你这么不安的吗?


接着我抚上他的脸,擦拭着他的泪。


“Baby,别哭了。哥不会死的,记得吗?”噢,哥扯到伤口了,不行,哥要帅帅的。

我给了他一个笑容,来来回回的抚摸他的脸。


“我……怕。”他看着我说。


“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看见他如此不安,我很愧疚。“对不起。”我小声的说。


“嗯?”


“Baby,对不起,我不应该离开你的。”我抚摸着他的脸,真挚的说。


“我才应该对不起,是我骗了你。”


才不是!


“不不不、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我一脸懊恼。


“Wade……”


别说了,小骗子,我爱你。


—————————————————————————————————————————

啦啦啦啦啦!快要结束啦!



 
评论(4)
热度(54)
阿墨、墨墨。
马来西亚🇲🇾
写文的(ฅ´ω`ฅ)

盾铁贱虫大法好!
撕逼不如产粮,撕逼不如发糖!
© 夏墨墨墨墨墨 | Powered by LOFTER